柚桃科学家

专磕科学

【丹邕】小海豹饲养日记(2)


                                                                            

姜丹尼尔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中的他迷失在海底隧道里,耳边是异常的死寂。空荡而昏暗的长廊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更诡异的是,隧道里四周的玻璃里空无一物。身后远远地传来汹涌的波涛声,并且这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
姜丹尼尔凭着本能开始跑了起来,回头一看,身后的潮水像是猛兽一般向自己扑来,仿佛要将他吞噬了。
姜丹尼尔奋力向前奔去,只见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金色的亮光,他竭力一跨,拥入那片光明之中。
然而一切就在那一瞬间改变了:耳边没有了那让人振聋发聩的怒吼般的潮水声,全身被柔和的暖光所包围着。
姜丹尼尔感觉到了他整个人都在快速的上升,像是拥有了巨大的浮力。不知为何,他的胸腔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满出来了一般,压抑而难受,犹如一只快要涨破的气球。
姜丹尼尔只觉得那股浮力越来越大,忽然之间他冲出了水面......

                                                                            


姜丹尼尔在睁开双眸的那刹那,只觉得嗓子一紧,于是胸膛里的水都被他吐了出来。视线和意识仿佛在哪个地方沉睡了很久,一下子都没有恢复过来,依旧模糊着。

“姜丹尼尔,你还好吗?”

姜丹尼尔感到自己的后背被轻轻地拍打着,混沌之中对上一双眸子,那里面盛满了担忧与关切。姜丹尼尔心头一热。方才他可以说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此时的他是多么的孤独无助和胆慑后怕。而这声问候让他莫名地产生了那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姜丹尼尔瞬间清醒了过来,看清了之前那团模糊的黑影。

是邕圣祐,是他救了自己。

姜丹尼尔试图想要站起来,好好地感谢一下邕圣祐。可是他用手一撑,发现双腿一点也使不上劲。邕圣祐见状,连忙将他扶起。姜丹尼尔的全身依旧冰冷,感受到两人体温差的邕圣祐心脏不禁一缩。

“我们去医务室。”

                                                                            


还好姜丹尼尔平日里经常锻炼,身体素质还是挺强的。他在暖和的医务室里躺了一会儿,就差不多恢复了。可是邕圣祐不让他走,说没有到一个小时,还要再观察一下。毕竟是把自己救起来的人,姜丹尼尔也只好遵循医嘱。

“给,补充血糖的。”邕圣祐递给姜丹尼尔几包糖。

姜丹尼尔简直要叫出声来,他完全是个软糖中毒患者。
之前吃太多糖,结果长了蛀牙之后,他还下狠心要戒了软糖,最后还不是去牙科那里补完牙之后又肆无忌惮地吃了起来。
姜丹尼尔此时眼睛blingbling的,他迫不及待地将每种味道的包装都撕开,用手一个一个地将糖接连塞入口中。甜蜜而柔软的口感从舌尖蔓延到整个口腔,这让姜丹尼尔感到幸福。他一边暴风吸入软糖,一边开始打量着这个医务室。整体上看十分干净整洁,唯一比较突兀的是窗台边上的咖啡机。对气味比较敏感的姜丹尼尔忍不住嗅了嗅,却只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柚子清香。甜甜的,却不腻,就如他嘴中的软糖。

“邕医生,不,圣祐哥。我真的很感谢哥的救命之恩。哥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你不用这么客气,身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义务和责任。你若是真的想做些什么的话,就请好好地活下去,照顾好自己吧。”邕圣祐温柔地笑着。

这是姜丹尼尔第一次看见邕圣祐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完全和他平日里那冷峻严肃而精致的雕塑外表判若两人。此时他的眼睛微微地眯起,像是两个弯弯的月牙,嘴巴撒娇似地撅起,形成一个“w”,活像一只小海豹。
姜丹尼尔看的入神,像是被迷了心窍一般,缓缓抬起手,想要去摸邕圣祐的“秃头”。

你的摸头狂魔已上线。

邕圣祐见状,笑容突然凝固,满脸都是堂皇,他下意识地躲闪,“丹尼尔xi,你这是...”

姜丹尼尔这才回过神,意识到了自己奇怪的举动,他努力保持镇定,用手指了指邕圣祐的头发,一字一句地解释道:“圣祐哥的头发上有东西,我刚刚是想帮哥弄掉的。”

“啊...”邕圣祐拍了拍自己的头发,“谢谢你啦。”

“哈...不...不客气。那个,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圣祐哥,下回我请你吃饭。”

“嗯,好的。回去路上小心。再见。”

“再见啦。

对了,圣祐哥,之前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笑起来的时候很像海豹,很可爱。”

嗯?

还来不及思考要回答什么,姜丹尼尔早已消失在邕圣祐的视线里,只是耳边传来他远去的声音。

“我走啦,圣祐哥再见!”

                                                                            



“我说,黄旼泫,你这个馆长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海洋馆这么缺人手的吗?一个海豹饲养员竟然不会游泳?”

“啊,你说那个丹尼尔啊,他怎么了啊?”

“呵呵,他今天傍晚差点溺水而亡,还好我及时把他救起来。要不是有我的话,你的海洋馆就会出现职员意外身亡的案件,而你和你的海洋馆就会上各种新闻头条和热搜,你就要接受着社会和公众的各种舆论,然后你的海洋馆就会被迫停业整顿,最终面临倒闭的危机,然后你...”

“打住,打住,我回头给你发一面'见义勇为'的红色小锦旗,可以了吗?”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休假。”

“呵。说实话,我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我是有给他配置了一个会游泳的搭档的。”

“谁啊,那他人呢?”

“就是金在奂啦,不过他今天下午在我这里,所以...”

“天哪,黄旼泫,你现在是连上班时间都在谈恋爱是吗?我真的是受不了你们了。住在一起还不够,白天也要粘在一块儿,你们谈恋爱你们最大。”

“好了,好了,知道了。以后会收敛一点的。金在奂喊我吃饭呢,先不聊了,挂了。”

还没等邕圣祐说出再见,就听到了“嘟嘟嘟”的挂断声。

“呵,重色轻友的家伙...”邕圣祐看着手机,摇了摇头。

邕圣祐和黄旼泫是高中同班同学兼室友。那时的少年们虽然还没完全张开,显得青涩,但仍然是校草级别的门面担当。两个人关系好,总是形影不离的。一个温柔多情,一个冷峻英气,那画面,简直太养眼,以至于某些腐眼看世界的女同学们暗地里还写过不少关于他们的故事。高中毕业后,邕圣祐选择从医,黄旼泫选择从商,结果几年之后,邕圣祐成为了黄旼泫馆长建立的海洋馆的兽医。

                                                                               


邕圣祐的手机亮了一下。

“鲁尼不胖请求添加你为朋友 备注:姜丹尼尔”

头像是姜丹尼尔和几个秃头的合照

邕圣祐没有多想,点击了同意。

【丹邕】小海豹饲养日记(1)

姜丹尼尔X邕圣祐

                                                                         


釜山出身的姜丹尼尔先生海鲜过敏,这对于身为吃货的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悲哀了。

可是上帝不但没有给他再开一扇窗,反而又给他关上了一扇——海边长大的姜丹尼尔并没有拥有游泳这一技能。

姜丹尼尔喜欢海,喜欢海的未知和神秘。他从小就喜欢去海洋馆,喜欢趴在透明的厚玻璃上,看着那些庞大而古老的生物拖动着巨大的身躯缓慢地移动着,耳边的喧嚣也逐渐散去,时间也仿佛随之凝滞下来。

除去每次必看的海底隧道,他还会去看海豹演出,因为海豹是他最喜欢的动物之一。

姜丹尼尔每每看完演出,都要去摸摸海豹的秃头才满意地回家。

如果你问小丹尼尔,你的梦想是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对你说:一名海豹饲养员!

 

可是,不会游泳,这对于一名海豹饲养员来说不是一个bug吗?

姜丹尼尔也知道啊,可是他不是没有去尝试过,可能是上帝把他这扇窗子给钉死了吧,他接连报了十几个游泳班也毫无长进。

所以姜丹尼尔只能苦攻其他,希望自己能凭借掌握着丰富的理论知识以及拥有着优秀的身体素质来弥补技能上的不足吧。

功夫不负有心人,姜丹尼尔四处碰壁之后,终于被加平的一家海洋馆聘用了。这家海洋馆还特别贴心,专门给不会游泳的姜丹尼尔先生配置了一个会游泳的搭档,以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今天是姜丹尼尔上班的第一天,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路上哼着小曲儿。

得到这份他一直以来梦想着的工作,就意味着他可以每天去看他喜欢的海底隧道,摸他喜欢的秃头……

想到这里,姜丹尼尔笑得露出了兔牙。


 

“认识一下,这是你以后的搭档,金在奂。“馆长黄旼泫介绍道。

“你好,我叫姜丹尼尔,以后请多多关照啦。“

“你好啊,听黄馆长介绍说,我们都是96年的。用平语吧,亲故嘛。“

 

姜丹尼尔打量着眼前的金在奂,脸颊鼓鼓的,活像两个白嫩的饺子,个子比自己要矮一点,肩膀也不是很宽,看上去并不是经常锻炼的样子。

他游泳真的好吗?姜丹尼尔向黄馆长投去怀疑的眼神,却看见黄馆长正倚过头,安静地看着他身边的金在奂,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仿佛掺了好几勺蜜,是说不出来的温柔与细腻。

 

姜丹尼尔是确确实实地感受到自己是被人骗了。

自他入职以来,黄馆长隔三岔五地来找金在奂,有时候金在奂还会消失很久,然后一脸憔悴地揉着腰出现,旁边还贴着一个搂着他的黄旼泫。姜丹尼尔看着黄馆长,那笑盈盈的样子犹如一只饱餐的狐狸。

贴心配置搭档什么的都是幌子,这完全就是为了方便上班谈恋爱啊!

为了不丢自己的饭碗,姜丹尼尔只好暗自叫苦,却不敢多问多说什么。

不过,只要每天能看到他喜欢的小秃头们,姜丹尼尔便觉得心满意足了。身为一个摸头狂魔海豹饲养员,姜丹尼尔每天的工作就是投食,遛圈,打扫卫生……但这些在他眼中一点也不枯燥乏味。只要摸着海豹的小秃头,听着小东西们“嗷呜“地叫着,姜丹尼尔觉得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他还给每个小秃头都取了名字,其中他最喜欢的就是鲁尼和皮特了。

鲁尼全身圆鼓鼓的,经常慵懒地趴着晒太阳。相比之下,皮特就比较精瘦了,动作特别迅捷,是海豹100m自由泳的纪录保持者。

可是最近鲁尼没精打采的,食欲明显变得不振。姜丹尼尔看着就很心疼,觉得鲁尼可能是病了,连忙联系了海洋馆的兽医,请他来看看鲁尼的病况。

不到五分钟,海豹饲养中心的大门被轻轻推开。来人穿着一袭白大褂,衬托出他修长的双腿,他的刘海看似随意地被分到两旁,尾部微微翘起,形成两个对称的逗号。他的五官立体而精致,像是古罗马时期的雕塑,右边的脸颊上有三颗黑色的痣,巧妙地可以连成一个星座,而那之上深邃的双眸,便是那璀璨星河中最闪耀的星子。

 

“你好,我是海洋馆的兽医,邕圣祐。”对方的声音洪亮而有穿透力。

“你好,邕医生,我叫姜丹尼尔。鲁尼它最近身体不大舒服,看起来像是病了,我带你过去看看吧。”

 

只见鲁尼病怏怏地垂着头,见姜丹尼尔来也只是眨了几下眼睛。邕圣祐缓缓打开医疗箱,开始做起了检查。鲁尼也没有力气去反抗,只是“嗷呜”地叫唤了几声。姜丹尼尔于是就蹲在一旁,一边温柔地安抚着鲁尼的头,一边看着邕圣祐认真而熟练地检查着。

“鲁尼的肠胃在胀气,应该是消化不良。回头我给你几片药吧,可以帮助它消化的。”

“好的,麻烦邕医生了。”

“不客气。”

 

“鲁尼啊,老实交代,你又背着我偷吃了多少小银鱼?你看你,都快变成一个球了,下次别再用那种可怜的小眼神看着我了,我不会再心软多给你小银鱼的。你学学人家皮特,别一天到晚趴在那里晒太阳了,你要做一只有梦想有追求的小海豹,再这样胖下去,你怎么找得到女朋友啊,真的愁死我了……”

 

邕圣祐一边整理着医疗箱,一边静静地听着姜丹尼尔轻声嘀咕着,嘴角在不经意间微微上扬,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

 

海洋馆到了闭馆的时间了。姜丹尼尔安顿好了那几只小秃头后,开始打扫起来。金在奂今天又消失了一个下午,姜丹尼尔却习以为常了。

他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清理着水面的漂浮物,忽然耳边出现了“嗡嗡“的虫鸣声。身高一米八,拥有太平洋般宽肩的姜丹尼尔平日里会对小小的虫子躲闪不及,不骗人。

姜丹尼尔循着声音看到了一只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蜜蜂正朝着自己飞来,吓得撒腿就跑。

结果他脚底一滑,掉入了水中。

姜丹尼尔整个身子先是沉了下去,在浮力的作用下,他的脑袋得以短暂地露出水面,但他很快又溺在水中。冰冷的水不停地被灌入他的胸腔,窒息感充斥着他的全身。想要活下去的本能让他奋力挣扎,可这却让他又呛入了几口水。肺部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逐渐变得微弱,意识也渐渐模糊下去。

有人说,人在濒死的时候,会看到自己过去的一生犹如走马灯一样晃过。

姜丹尼尔此时看到了釜山蔚蓝的海,看到了釜山的小屋,母亲,还有两只在嬉闹的猫咪……

所有的画面像散落一地的碎片,很快被海浪吞噬,化成了白色的泡沫……

好累,好想睡一觉。姜丹尼尔这样想着。

而此时在他模糊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团黑影,求生的本能让他紧紧地抓住了那根救命稻草。

就在姜丹尼尔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紧紧地握住了那双手,那双将他从死亡边缘拉回的手。

 

邕圣祐吃力地将姜丹尼尔从水面拖到了岸上。姜丹尼尔此刻已经丧失了意识。原本就白皙的脸此刻显得面如枯槁,紧闭的双唇隐隐发紫。

邕圣祐大口喘着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在回忆的长廊里极力地寻找着关于急救知识的片段。

邕圣祐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用手轻启姜丹尼尔的双唇,深吸一口气,俯下身过去,将空气送入了姜丹尼尔的口中,起身再按压着姜丹尼尔的胸膛,就这样反复着。

邕圣祐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觉得手臂渐渐变得酸痛,额头上不知是汗还是水,一滴一滴地落了下去。

邕圣祐自学医以来,或许是见过太多生离死别,他对生死的态度早已淡然,可是,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迫切地想挽救一个人的生命过。